<u id="nznfy3"><label id="nznfy3"></label><thead id="nznfy3"></thead></u><tbody id="nznfy3"><thead id="nznfy3"></thead><label id="nznfy3"></label></tbody>
        1. <code id="lgc8fm"></code><dt id="lgc8fm"></dt>
              <ul id="kgx1cx"></ul><legend id="kgx1cx"></legend><u id="kgx1cx"></u><tbody id="kgx1cx"></tbody><option id="kgx1cx"></option>
              • <big id="kgx1cx"><dfn id="kgx1cx"></dfn><strong id="kgx1cx"></strong><tr id="kgx1cx"></tr></big>
              • <big id="y17c6n"></big><del id="y17c6n"></del><button id="y17c6n"></button>
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"y17c6n"><ins id="y17c6n"></ins><tt id="y17c6n"></tt><strong id="y17c6n"></strong></cen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span id="t9yssu"></span><q id="t9yssu"></q><label id="t9yssu"></label><dt id="t9yssu"></dt><thead id="t9yssu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辣條包裝似避孕套引夫妻不和 丈夫怒提離婚 澳大利亞男子中大獎 49美元贏熱帶島嶼度假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男子打麻將時發病去世 麻將館老板賠償17萬元 共享單車新規發布,爲用戶購買人身意外傷害險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重慶4歲男童因貪玩被拴樹上 長輩:無奈之舉(圖) 最危險的職業,一周收入60萬,用命換來吃貨的一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買馬怎麽買_心的烏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司空見慣、滴水成冰的北國晚上,買馬怎麽買望著一處積雪的丘陵,看見了李陵。那個百步穿楊、馳騁沙場的抗擊匈奴的英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,他再也不是抗擊匈奴的中原將軍了,他是匈奴單于的東床快婿。他脫掉了威風凜凜、英氣逼人的戰甲,他穿上了匈奴人溫暖了貂毛虎皮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站在華麗的帳篷外,獨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晚的月色特別好,雪光明亮得逼人的眼。我不禁想起了鄰村兒童稚拙的音調;“舉頭望明月,低頭思故鄉。”是否他已後悔投降了匈奴?是否他開始思念中原的故土,他的親人,他的兄弟,他的同胞。我坐在寒冷徹骨的雪上囚車上,若大的平原靜如死水。零落的雪花飄落在我紅色的衣襟、褐灰色的頭盔上,凍得我瑟瑟發抖。我便在這死水中等待死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望著我,我亦望著他。我帶著仇恨的目光望著他,想看清楚他的心,然而只見空洞的眼神。爲什麽我們軍隊中戰無不勝、俠義兩重天的李將軍僅以一句“無面目報陛下”最終投降了匈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走近,慢慢地走近。積雪在他的腳下發出沙沙的響聲。他的身體有些顫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君從故鄉來,應知故鄉事。你是被虜的中原士兵吧?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,我是被虜的士兵,一個不願投降的大漢士兵!”我大聲回答。犀利的語氣震得我耳膜生生發疼。他放聲大笑,哈哈哈。遠處傳來鳥獸的低鳴,我感到莫名的悲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李將軍?”我終于喊出藏在我心裏的這三個字。盡管我憎恨那些虛情假意、見利忘義的人,盡管我聽說他投降匈奴後一度懷疑他是那樣的人,但我的心底,其實一直都認定他是那位李將軍――欲將輕騎逐,大雪滿弓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什麽?李將軍?我有多久沒有聽見這個稱呼了。我還是你們心中那位骁勇善戰、精忠報國的李陵麽?”他的眼睛莫名地閃動起來。是在問我,似乎更是在問自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,你永遠都是我們心中但使龍城飛將在,不教胡馬度陰山李廣將軍的子孫。你不是真的投降匈奴,司馬先生相信,李氏一族相信,我們都相信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真降如何,假降又如何?我李家上上下下忠心爲國,最終只得到滅門的家破人亡的結果。陛下如若真信任李家,有如何會相信我李陵會降匈奴?難道我是個貪生怕死、賣主求榮的懦夫麽?”他流淚了,那一片淚水裏,流著他對王者的失望,他的辛酸,他的委屈,他的痛和他的絕望。“我出生入死、勞心老力的國家不願信任我;然我殊死搏鬥、用計鬥爭的匈奴卻重用我。昔日子期爲伯牙而碎琴,今我李陵又爲何不能爲信任而降匈奴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李將軍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算了,往事不提也罷。”他用劍劈開囚籠上的鐵鎖,說:“你走吧!回到中原去,回到你的妻子、孩子…你的家人中去。”他的聲音提及家人是愈加顫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你呢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?我心已死。天下之大,卻只有匈奴能容得下我李陵。是的,我降了,蒼天作證,我不是降在匈奴人的鐵騎強弩下,而是降在漢朝人的猜忌懷疑中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司空見慣、滴水成冰的北國晚上,我望著一處積雪的丘陵,看見了李陵。他望著漢朝的方向死在雪地裏。匈奴的子民爲他哭泣、爲他禱告,他的靈魂永遠封印在冰雪裏。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不去的烏雲,過不去的江東。————題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襲人的寒風沿著枯黃的野草卷來,我在蒼茫的幽幽古道上,尋找千百年來被遺忘和丟棄的珍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出身于名門望族,一身戎裝,更襯出你的淩雲霸氣,聽聞陳勝、吳廣起義後,你便于你的伯父項梁揭竿而起,潛淵之龍,必將遨遊于九天之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與劉邦反戈相向,你率三萬黑甲騎兵直逼彭城,零落的梅花,被馬蹄濺起一地的歎息,在彭城嚴守以待的是劉邦的56萬大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彭城,近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令:‘全軍休整,一個時辰。’一個時辰已到,提槍,上馬,殺!你一騎當先,身後是你的散萬黑甲騎兵,墨色的甲胃折射出陽光的眩光,仿佛一尊尊不敗的戰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戰爭開始了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獄的大門已經打開,無數的幽靈從地獄中出現在空中,張開它們可怕的血盆大口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這些幽靈面前的是一個騎著血紅色戰馬,渾身燃燒的死亡騎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死神前鋒——西楚霸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用手中同樣燃燒的長矛,在戰場上輕點一下,于是來自地獄的火焰漫卷彭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死亡——彭城之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怕的無窮無盡的箭雨不斷落在敵軍中,天空的箭雨和地面的黑家軍,完全瘋狂的把一切都惡狠狠的包裹在死亡的空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些敗軍無處可逃,被迫的拉進了這個死神前鋒造出來的空間中,然後無數的幽靈蜂擁而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歡迎成爲我們的同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個騎著戰馬的死亡騎士,冷冷的注視著戰場上的一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馬輕嘶,槍微鳴,槍上白櫻染成了紅纓,槍尖還凝著一滴璀璨的血滴,策馬立足,周圍籠罩著一團血氣,身後,三萬黑甲騎兵默然結陣隨後,你舉槍昂指,三萬黑甲騎兵高呼:“西楚!霸王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項羽方,三萬VS五十六萬,勝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垓下之戰,四面楚歌,最後只剩下八百親信相隨,營帳中,你謀求突圍,好讓虞姬遠離戰爭的牽絆,你小看了她,小看了陪你征戰一生的虞姬,曆史上便上演了一出霸王別姬,亂亂亂,虞姬自知不能陪伴項羽征戰便毅然自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恨不得恨,愛不的愛,而爲了身邊的親信,只能突圍吧,烏江河畔,親信們爲了你而殺,而你又爲親信們而殺,不知殺了多少,成百?上千?不知道,只知道敵人越殺越多,親信們越殺越少。最後,也只剩下個你,身邊,血成河,屍如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已沒了牽挂;你已沒了江山;你已沒了江東子弟;你已沒了虞姬如花笑靥,你一聲長嘯,拔劍自刎,烏江河畔血如虹,一片靜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戰罷沙場月色寒,英雄遠去,美人孤老,琴聲起,一竿冷,好似千年的歲月,蹉跎成史卷中一滴墨暈,滿樹芳華,滿紙蒼涼,片片落在弦上成了相思,倚樓聽風雨,淡看江湖路,待到命薄如紙,世人才說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橫劍一揮,生命之松瞬間枯槁成蕭瑟秋風中的悲壯,買馬怎麽買看到,那偉岸的英姿掠過滴血殘陽,烏江悲鳴,蒼穹黯然,楚民哭之如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哎,再歎一聲哎,曾經的西楚霸王,可最終垓下四面楚歌,虞姬的血染紅利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不去這片心的烏雲,過不去的江東。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7 2001